yahu999亚虎娱乐

国家记忆 ⑰:第三章 一个红色幽灵在中国乡村•历史没有远去(五)(报告文学连载)

Posted On
Posted By admin

原标题:国家记忆 ⑰:第三章 一个红色幽灵在中国乡村•历史没有远去(五)(报告文学连载)

王尽美和大王镇的早期党员都渊源很深,除了刘子久,还有李耘生、延伯真,黄埔军校学生李玉堂、李延年等人,也是经王尽美遴选送走的。

在时期,李耘生成为南京特委书记。刘子久、延伯真在山东省委担任过重要领导职务。1945年4月,中国第七次代表大会在延安召开,刘子久正率部战斗在河南的崇山峻岭中,他在没能到会的情况下,当选为中央候补委员。建国后,刘子久任劳动部副部长。

而发展了山东第一个党支部的延伯真,则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。这是后线年出生在大王刘集。他家境贫困,祖父一次外出,远远看到街上有一块高粱面饼子,欣喜万分,自己没舍得吃,带回家里分给了刘子久的三个姐姐,没想到姐妹仨下肚后中毒身亡。刘子久父亲刘居宽算是个农村小知识分子,念过私塾,也教过私塾,他深知孔老夫子“学而优则仕”的道理,再穷也不能没文化,勒紧了裤腰带,把刘子久送进了学堂。

李耘生和刘子久是好友。李耘生先于刘子久一年考进山东省立中学。刘子久也瞄准了这所学校。他的父亲刘居宽为了节省学费开支,希望儿子读师范学校,父子二人一度争执不下,李耘生听说后特地赶回来从中斡旋,刘子久才如愿以偿。

1922年深冬,刘子久在李耘生的介绍下,加入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。二人相互激励,投入到了血雨腥风的革命生涯中。

王尽美很欣赏这个有想法的年轻人,提出推荐他到苏联东方大学学习。刘子久非常向往这座有着红色摇篮之称的学府,回家与父亲商量。父亲愁容满面,叹了口气,摇摇头说:砸锅卖铁,咱也凑不出这笔钱了。刘子久最后只得作罢。

这时,王尽美正为编辑《齐鲁青年》操劳,刘子久自告奋勇当他的助手,他就和王尽美同住在一栋楼里。

刘子久和王尽美见面的当晚,王尽美就披着衣服来到了他的房间,咳嗽着把一本薄薄的书递给刘子久:子久同志,好好看看这本书,是它,坚定了我革命信念。

王尽美指了指封面上那个留着长发、蓄着大胡子的人:这个人叫马克思。他翻到最后一页,高声念道:万国劳动者团结起来呵!好好体会吧,这是马克思向工人阶级发出的伟大号召!

王尽美走后,刘子久捧着这本书读到天亮。后来他对朋友说:我能走上革命道路,是一人一书影响了我,一人就是王尽美,一书就是《宣言》。

1924秋天,在李耘生入党几个月后,王尽美、王翔千介绍刘子久加入了中国。

王尽美在济南的一家医院里住了没几天,就躺不下去了,医生劝阻不住,只得作罢。医生对刘子久说:再不好好休养,他的命就要保不住了。刘子久苦劝王尽美,王尽美没有血色的脸上露出艰难的一笑,他咳嗽着,吃力地说:比起劳苦大众,我的生命算得了什么?还记得马克思那句话吗?万国劳动者团结起来!现在青岛的工人斗争热潮这么高涨,我怎么能躺得下?

1925年的4月,王尽美和刘子久等人再次来到了海滨城市青岛。青岛的春天,空气显得格外湿润,用手攥一把,好像能流出水来。尽管风还有些淡淡的凉意,可春天的脚步已经已经阻挡不住了。

就在这个春天,青年刘子久亲眼目睹了王尽美最后斗争的二十个日夜。王尽美病情恶化,可他依然坚持留在罢工的工人队伍中。

在声势浩大的斗争中,刘子久切身感受到了工人阶级的力量,他对王尽美说:现在,我真正领会到马克思在《宣言》中那句“万国劳动者团结起来”的真正含义了。

王尽美欣慰地点点头:读《宣言》,不能停留在它的字面上,关键要领会它的精髓,要付诸斗争!看,今天我们不是获得了初步的胜利吗?

第二天上午,当王尽美蹒跚地走出庆祝罢工胜利的现场时,身体晃动了几下,突然倒在了地上,大口大口地吐着褐色的血块。

青岛后来又几次掀起罢工高潮的时候,王尽美已经躺在了故乡的病床上。他时而昏迷,时而清醒。知道自己已经时日不多,他向母亲说出了自己的心愿:回到青岛去。

青岛是山东革命斗争的前沿。王尽美觉得,那里有自己亲爱的同志,那里有太多的事需要自己去做,即使“出师未捷身先死”,也要死在这片令他魂牵梦萦的热土上。

王尽美出生时,父亲已经过世,他的母亲只有王尽美这一棵独苗。她抚摸着儿子的头发,看着儿子惨白的面孔,哽咽地点了点头:孩子,你说什么娘都答应!王尽美从小长得眉清目秀,两个大耳朵,一双丹凤眼,村里的女人都夸他生得比闺女家还要俊秀。王尽美在外这些年,母亲无时不在想着他的模样,如今可以细细端详儿子了,没想到竟是这般情景。

王尽美家贫如洗,到青岛需要生活费用,他的母亲一时筹不到钱款,最后只得变卖了祖上留下的一点家产。

那时,去青岛要到高密乘火车,众乡亲愿意用担架把王尽美抬到高密。村里几个青壮年一齐动手,把王尽美的病床改成了一副担架。莒县离高密火车站路途遥远,要日夜兼行,王尽美的母亲担心儿子被蚊虫叮咬,把家中唯一的一顶蚊帐撑在了担架上。

出行那一刻,王尽美握着两个幼子的手,轻轻摇着,久久不肯松开,一颗泪珠悄然从眼角滑出。立在一边的妻子第一次看到丈夫流眼泪,心如刀割。

1925年的7月,天气格外炎热,坑洼不平的土路上尘土飞扬,热浪滚滚,烈日当空,远处泛着蒸腾的耀眼的白光,一行人挥汗如雨。王尽美的母亲是个小脚女人,几乎小跑着跟在左右,每走一段路程,她就用毛巾给王尽美抹去脸上的汗珠。

弥留之际,他口授了这样一份遗嘱:希望全体同志要好好工作,为无产阶级和全人类的解放和彻底实现而奋斗。青岛支部负责人眼含热泪亲笔记录王尽美的遗言。王尽美一字一句看过后,在遗嘱上按下了自己的手印。

1957年夏季,在青岛视察的对山东的负责同志说:你们山东有个王尽美,是个好同志。脸上沉重起来,目光缓缓转到窗外,窗外细雨蒙蒙。良久,自言自语道:尽美同志大概就是这个季节病逝的吧?他转过身,对山东的领导说:听说王尽美同志的母亲还健在,你们要把她养起来……他顿了顿,加重语气:要好好养起来!革命胜利了,我们更不能忘记那些牺牲了的同志。

在共和国第一次政治协商会议期间,对前来参加会议的山东省副省长马保三说:看到你们山东的同志,我就想起王尽美呀!说,在党的一大会上,王尽美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沉浸在回忆中,他慢悠悠地说:王尽美耳朵大,细高挑儿,说话沉着大方,真是出口成章。他还多才多艺,记得那个时候,他和邓恩铭,一人吹箫,一人吹笛,给我们带来不少的乐趣。大伙都亲切地称他“王大耳”。可惜这位同志呀,要是活着,能干一番大事业的。

1969年4月1日,中国第九次代表大会召开。这时,全国党员已有两千万之多。坐在主席台上的,面对着一千五百一十二名代表,不禁触景生情。他意味深长地说:一大的时候,参会的只有十三位代表,今天我们是一千五百一十二位代表。在历数一大代表的时候,再次提到了王尽美和邓恩铭。

对王尽美印象深刻,他不能忘记,在一大会议期间,时常看到王尽美阅读《宣言》的身影;他不能忘记,王尽美和自己探讨《宣言》时专注的神态。

在王尽美去世前一个月,日本资本家勾结军阀张宗昌,对青岛罢工工人实施了血腥。山东省委(时称山东地方委员会)重要成员刘子久被驱逐出青岛。闻听王尽美去世的消息,刘子久捶胸顿足,仰天长啸,泪流满面。

Related Post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