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虎娱乐网页

追求考100分会影响学生能力

Posted On
Posted By admin

“六一”快到了,送给孩子们什么嘱咐?我想起了著名数学家陈省身先生给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的题词:“不要考100分。”

很多学生不解,很多家长更不解。上学就是为了学习,不考100分,怎么能说明成绩优异?但陈省身认为:“考个七八十分,就可以了。如果把时间和精力都用在功课上,就必定会影响孩子的发展潜力和创新能力。”

中国科技大学前任校长、中国科学院院士朱清时非常赞同陈省身的观点,为此他还打了一个比喻。朱清时小时候,农民种地不施化肥,亩产四五百斤。后来施化肥,亩产提高到五六百斤。但施过几遍化肥后,产量就很难再提高上去了,而且一些地块还因为施肥过度,造成土壤板结,不适宜再种水稻。所以他得出一个结论:施肥要有度,学习也要有度。过度用功就像过度施肥一样,不仅不能增产,反而会破坏土壤。

1963年朱清时考入中科大时,总分数只有460多分。其中,最高分是数学,考了93分,物理79分。而现在高考的普通重点线都比朱清时的分数高,这让他很感慨。他说,那时的高考,没有过度“施肥”,讲完课,只复习了一个月就高考了。那时的学生,实践能力和应变能力却很强。因为除了书本知识外,他们还积累了很多其他方面的知识。

对此我也深有体会。儿子上学以后,成绩一般。小学二年级时期中考试,数学考了100分,语文考了97分。而他所在的班里,有22个同学考了“双百”,还有的两科考了199分或198分。这样一算,儿子的排名就到了30名以后。但我一点也没有着急,一二年级能看出什么?“双百”不“双百”,根本无所谓。

我有一个观点,如果孩子有十分劲儿,上小学的时候,最多用四五分;上初中的时候,最多用六七分;上高中的时候,最多用八九分。剩下的劲儿,则去干自己感兴趣的事情。比如爬山、钓鱼、逛书店、玩游戏、看工人做工、帮农民种地等。

经历就是潜力。尤其是正在成长期的孩子,一切新鲜的东西,都会激发和提高他们的思维能力,增强自信心,诱发求知欲。不把浑身的劲儿都使上,也等于给自己保留了一支“预备队”,到关键的时候拿出来,肯定会发挥很大作用。有一些家长,逼迫孩子从小学一年级,就用了百分之百的力,开始成绩很优秀,常常都考“100分”,可是到初三或高三需要加力的时候,却没有一点潜力可挖了。于是就形成这样一个规律:小学上游,初中中游,高中下游。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别人考上好大学,而自己无能为力。

一个孩子是不是有出息,决不是看他小时候的学习成绩。爱因斯坦小的时候,满脑袋都是“不切实际的幻想”,不把心思用在功课上。但正是他们当初的“顽皮”,成为以后成功的潜力。

教育要讲科学,培养孩子也要讲科学。科学地分配时间,科学地使用体力,科学地储存能量,科学地开发智力。考场上考的是学生,考场下考的却是家长。所以我们都该问一问自己,敢不敢对孩子说:“不要考100分!”

中国科技大学前任校长、中国科学院院士朱清时认为,名校的高分压力使得很多优秀的人才被扼杀了。“当今社会的心态有些浮躁,好像只有名校出来的学生才能成才。”朱清时不认可这种说法,“名校容易出人才,主要是因为它们集中了最优秀的教师与学生,这一点其他学校不可比。如果各类教师和学生都公平地分布在所有学校,则追求考高分的名校教育其实最不利于出人才。”

已故著名数学家陈省身先生曾给中国科技大学的少年班题词:不要考100分。这让很多家长不理解: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考满分啊?朱清时理解陈先生这句话的含义是,少年班的学生做学问,掌握精髓要义,考个七八十分,就可以了。不要为了考100分在细枝末节上浪费时间。这句话同样适用于所有的学生。

想到了爱因斯坦的名言:“当一个人忘掉了他在学校接受的每一样东西,剩下来的才是教育”。对于教育而言,成就、升学率、高分永远都是次要的,是不值得不遗余力挖掘的,教育最该挖掘的应是“人”的发展最需要的东西:良好的情感观、高尚的道德品质、优秀的心理承载能力、达观健康的生活态度和孜孜不倦的学习热情。

著名数学家陈省身当年给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的题词是:“不要考100分。”此话很有点“不识时务”,让当时的人们难以理解:学生不就是要争创一流成绩,将目标锁定在100分么?陈省身认为,考七八十分就可以了,时间和精力过多花在考试成绩上,会影响孩子将来的发展和创新能力。

2008年卸任中国科技大学校长职务的著名化学家朱清时,对陈省身的观点极表赞同。

以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为例,最能说明状元的命运。少年班已经走过30年历程,当年考试成绩个个100分的学生,曾作为“未来科技菁英”名播天下。但是,实际上少年班几乎每年都有1至3名“问题学生”被退学,不少人因罹患严重的心理疾病和生活不能自理而休学。30年后的今天,除了少数人成了名校教授外,大多“江郎才尽”。

来自江西赣州的“神童”宁铂,是少年班首批少年大学生中声名最响的一个。宁铂入校后并不愉快,从1978年入校到2004年离开母校,宁铂感到自己天天在“挣扎中生活”。后来,他醉心于佛学,前往五台山出家,遁入了空门。

另一位“神童”谢彦波自视甚高,而自理能力差,不懂如何与人交往。他18岁即跟随中科院院长周光召读博士,后转去美国普林斯顿大学,师从诺贝尔奖得主菲利普·安德森教授。谢彦波的高傲令安德森无法容忍,他最终没拿到博士学位悻悻回国。

另一个“神童”干政,离开少年班后远赴普林斯顿进修理论物理,也是与导师关系紧张而回国。干政因长期找不到合适工作,最终将自己禁锢在家里,与外界长期隔绝。

中国校友会网2009年发布《中国高考状元调查报告》,人们遗憾地发现:近20年,1120名高考状元大多数未能成为各行各业的拔尖人才,他们的发展状况与社会期望相差甚远。

反观世界上一些著名的成功人士:美国著名发明家爱迪生读小学时,成绩经常在全班倒数第一;大科学家牛顿小时候是老师眼中的懒虫和笨蛋,因成绩不好被勒令退学;现代物理学巨匠爱因斯坦小时候学习成绩很差,满脑子是“不切实际的幻想”;我国著名数学家华罗庚上学时很淘气,多门功课成绩不及格;世界首富、微软公司创始人比尔·盖茨在哈佛大学求学时经常旷课去编程、玩牌,学习成绩很不稳定,大三时干脆退学创业……我们有理由这样认为,正是他们求学时的“顽皮”和“不务正业”,才有了以后的巨大成功。

湖南长沙长郡中学出过多名“高考状元”,被誉为“高考状元的摇篮”。当记者向老师打听状元们的现状时,老师或沉默,或答以“他们以后的事情我们管不了”。该校一位副校长深有感触,高考的成功不等于人生的成功,“高考状元”不等于“职场状元”。愿国人能早日走出“分数挂帅”的误区,敢于对学生说“不要考100分”。什么时候“高分热”降温了,“应试教育”被“素质教育”取代,我国的教育水平才真正上了台阶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Related Post

leave a Comment